德克萨斯奥斯汀分校科十十七日游学路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初遇

我只记得那天晚上,那一面面红色外墙,那踩上去嘎吱响的地板,那设备齐全的厨房,还有带着霉味的卧室,梦从这里开始。

7月20日,在人潮涌动的机场中,我见到了同穿着橙红色队服的你们,或是独自玩着手机,或是回应父母担心的交代,或是和周围的小伙伴们交换着手机号……看着有些腼腆的你们,那时的我,未曾想到现在已回国快一月的我,会是那么想念着你们,那么想回到着初遇的那天。

我记得当晚某个跟我比腿长的胖子拿着他的特效胃药跑我房间狠秀了一把,结果出门不到一分钟带着小灵又回来,笑嘻嘻地说钥匙没带回不去了。于是我的哈佛初夜成了四个人两张床。图片 1

图片 2

我只记得第二天一早带着满眼的血丝坐在那张餐桌边。对了,大概就是那张餐桌,把我们围在一起的。之后几乎每天早上,我们像美剧里那样,七八个人围着餐桌,煮完开水把小苹果唱响整个宿舍之后吃着饼干聊天。每天醒来就是这样的平和、惬意。

结识

图片 3

虽然航班并不顺利,延迟,误机,但是历经1天1夜,我们终于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哈佛大学宿舍。那是一栋美丽的别墅,整齐的双人房间,亮敞的大餐厅,高级的投币洗衣机,后面有个简陋的篮球场,虽然简陋,但无妨,男生们照样打着赤膊撒着汗水。

我记得那天Margraret的课上我们2200:2200:0的豪赌,记得Ana气势强劲的申请课,记得Justin一身的肌肉,记得那个老爱上马路的橄榄球,那天中午的阳光现在还能模糊我的眼睛。

我开始记住了你们的名字,我开始分清了大家的房间,开始认得了回宿舍的路……

图片 4

图片 5

我记得,最清楚地记得最后一天的演讲,我的和我们的豪言壮语。在讲台上,我清楚的知道,我身处在哈佛的教室里,我记得,我离神话那么接近。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意触及我的过去,但强迫自己忍痛说出曾经的耻辱,为了给自己一个承诺,为了让自己明白,我正站在将来的终点面对过去。从那天起,我知道我正站在新的起跑线。我不在乎谁曾经对我说过什么,因为我知道他们口中又笨又不努力的我正在写下奇迹。我也很清楚将有多少人劝我放弃,但是你们一定听过《当幸福来敲门》中的经典台词:
People can’t do something by themselves; they wanna tell you you can not
do

图片 6

it.我当然清楚这有多苦,这是多么不可能,但正如七堇年所说:要有最朴素的环境,和最远的梦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一切从白色的零开始,直到回到那座红色的城。

图片 7

图片 8

相交

我记得那天的查尔斯河,尤其记得最后一晚的自制火锅。说实话,没有调料味道真不是特别好,但是,平淡就是这次旅行最大的魅力,回国后吃过的正宗火锅,再没有哪次比得上它。打牌到凌晨三点开始打扫厨房,几天没有一滴雨水的波士顿骤降了一场暴雨,那场雨,下在梦里。

在哈佛的那几天,无疑是幸福的,即便是有着小小的不完美。

图片 9

每天早晨,被你们在门外的奔跑吵闹声吵醒,心里抱怨着这帮子人怎么起的那么早,睡眼稀松的走出门,看到炉子上烧好的热水,看到早早起来的你们玩着手机、聊着天、打着牌,(哦对了,打牌可是我们每日的娱乐活动,每次领队看到我们打牌得不亦乐乎,总是无奈着叹息,但却每次都会看到她举起手机记录下这一切
),我总是会不自觉地加入你们,把原本还算着时间,再睡个回笼觉的念头,愉快的抛在脑后。

我只记得之后的行程,就是乘着车到处跑。记得时代广场的嘈杂,记得帝国大厦上塞满人头的美颜自拍,记得Goodman里的淡定路过,记得被坑了的意式浓咖,记得和川川一起被暴雨追着狂奔的奥特莱斯,记得斯坦福跑道上的限位杆和某人的“休眠跑法”。图片 10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食堂的牛肉特别好吃,我还记得那天欧巴笑嘻嘻地告诉我,他们吃到牛肉了,而我因为去的早只吃了一盘意大利面,那欠打的笑容看的我简直想动手。

还记得吗,我在学农的时候说过我预见了接下来的两年会有多寂寞,不是因为物理班妹子少,不是因为追梦的艰辛,不是因为我的新同学们真的那么烂,而是你们太完美了。再不会有机场六点看日出的四连座,再不会有四处泛滥的小苹果,再不会有那副树下的扑克牌,再不会有六人睡的双人房。

神曲小苹果,是川川最爱唱的。我们一路从宿舍的餐厅,唱到了哈佛校园,唱到了大学食堂,最后甚至在自由女神像面前,还在那里开心地唱着,放肆地闹着,没心没肺地笑着……回国后,几次在KTV听到神曲,却始终找不回那些日子的那种感觉,我知道,这辈子,我可能再也不会有了。

图片 11

你不知道,那声高歌竟是我们的最后一句。

就是那间双人房最后那个凌晨,在我们混到最熟的时候,离航班起飞却不到十二个小时了。

图片 12

最后的最后,感谢那架只飞了1.1年的最新型787却打不开的货舱门拿不出的行李,留给了我们最后半小时。那个半小时里,我始终在想怎么告别最合适。当然了,什么都没想到。我们带着奇特的头饰离开行李处,在人群中,甚至只来得及挥手致意就各奔东西。

图片 13

开始,我觉得这是一个大遗憾,本来想分开之前至少该好好一起唱一次“再见”的。后来发现,这才是最合适的告别。就好像明早起来,还能一起煮开水唱小苹果一样自然、平和。

图片 14

回家后睡了一晚,早上醒来看着自家的天花板,就像出发的那天早上一样。回忆被剥去了一层真实感,只是觉得做了很长的一场梦,一场很欢乐的梦。

图片 15

我早想过记下些什么。好像一切都很清析,但却完美得不太真实。

图片 16

我只记得一切都太完美。

图片 17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熟悉

不过,我还记得,记得我们狂妄的梦想,记得跟川川约好了一起上哈佛。

“老师啊,好不容易认得了哈佛的路,却马上就要走了。”

想到这里,这绝不只是梦一场,行程还远没结束,旅行才刚刚开始。

是啊,走了,离开了哈佛,告别了霸气语速字字珠玑的Ana,告别了中英文可以无缝切让所有人都无比佩服的Justin,告别了那一栋栋的红房子,告别了那条美丽的查尔斯河……

图片 18

那日在查尔斯河的双人皮艇,是我们笑的最欢的时候;那日坐着巴士去了遥远的中国超市,是我们旅途中最神奇的一段;那日在宿舍最后一餐吃的火锅,是我们吃的最乐的一顿,即便是之后的龙虾大餐、牛排都比不上……

再也看不见哈佛的那一刻,心里空落落的。

我们离梦想是那么近,又是那么的远。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忙碌

那之后,便是赶行程式的旅程,一所所的大学,一个个景点,一座座城市……

川川说,我们的游学,从离开哈佛那刻就结束了。我想他的意思不是说不好,而是,在一次次的走马观花后,没有了在哈佛的闲适,失去了那种红砖古朴的味道。

麻省理工,斯坦福,伯克利,乔治华盛顿…;自由女神,华尔街,时代广场,第五大道,GOODMAN,帝国大厦,金门大桥,渔人码头,Universal;Pizza,Donuts,Burgers,Starbucks,Buffets…

伯克利,和川川、学爸,躺在草坪上围成了三角;帝国大厦上,我努力的伸长手,想把所有人都装进我的自拍神器中;GOODMAN,和欧巴、学爸淡定的进去,淡定的出去;Starbucks里,和学爸一起骗欧巴喝下了Expresso;Universal,被激流勇进淋得湿透得我们,却还是想再坐一次…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不是我不想写了,而是那时那刻,真的无法用言语描述。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分别

似水流年,竟然已经到了分别的日子。

最后的狂欢,大家窝在我房间狂欢,小小的房间挤了六七个人。我们唱歌,我们玩枕头大战,我们吃着闹着。不知是谁提出了要唱《再见》,我记得我很大声的说了不要,不是不愿意,而是怕会忍不住哭出来。

我幻想过很多次,是不是下飞机后,我们要用力的拥抱每个人,我们要最后唱次小朋友,我们要开心在拍次合影,我们要……

但是都没有,在最后货仓门打不开的半小时,我们还是笑着笑着,没人提出,没人提起……最终还是各自拖着行李,没有拥抱,没有哭泣,同往常般,挥挥手,笑笑“再见”。

图片 30

后记:

上个月的今天,我在哈佛,和你们在一起;

现如今的今天,我在上海,深深想着你们。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我突然懂了曼珠沙华为何会开的那么绚烂,因为是梦一场啊。

然而,梦醒了,只来得及把这些回忆写成文字。

但是,写着写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泪了。